御毒问天第187章时别城搭配

2020年06月02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御毒问天 第187章 时别城巨响过后,别院内厢房的大门被直接撞开,一个身影从房屋内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抬头望天看地,又环顾一番四周,有些

御毒问天 第187章 时别城

巨响过后,别院内厢房的大门被直接撞开,一个身影从房屋内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抬头望天看地,又环顾一番四周,有些无语的戴上了面具……

听闻声响的毛铁柱第一时间冲入别院内,见到云书之后立刻诧异问道:“三弟,怎么了?”

“大……大哥,那个……青楼在什么地方?”

“青……青楼……”

“对,青楼!”

时别城,乃是腊国境内相对靠近战线的一处小城。

城池虽小,但五脏俱全,街道之上一座城池该有的东西应有尽有。

城小,旅人不少,拥挤在一起,反而显得热闹非凡。

腊国是一个注重生活与艺术的国度,随处可见摆摊出售字画丹青,以及精美木雕的商贩。

同时在一些宽阔场地,还会搭建一两个简易的戏台,台面上,一些穿衣打扮异于常人的戏子清唱演出博得满堂喝彩。

“奴唱一曲风花伴雪月,不求缠绵到白头,只愿天涯共此时。”一名清秀女子,婉转的歌喉引来无数人在台边围观,听闻这一句“天涯共此时”,众人纷纷打赏,甚至勾起一些旅人的回忆,不由的慷慨解囊,打赏的银两丢入一旁早已等待多时的童子的木桶当中。

腊戏,是腊国人抒发感情的一种方式,就算并非从小练戏的专业戏班出身,仍会有事没事自顾自的唱上两句。也因此大家都算是懂行之人,自然听得出好歹。

台上的这名清秀姑娘,一曲过后,引来更多人驻足围观,由此可见,这位姑娘还是有点水准的。

站立在戏台旁边,长发陆钊这一铮铮铁骨竟然有些双目湿润,身躯微微颤抖,显然是入戏不浅。

在其身边,另外一名壮汉抓了抓后脑,有些憨傻的笑道:“嘿嘿,这东西,我看不懂。”

而另外一边,则是站立一名带着面具的男子,他轻叹一口气,上前拉了拉陆钊的衣袖有些无奈的问道:“这个,陆钊兄弟,青楼,别忘了青楼。”

陆钊双眼通红的转过身来,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说毛兄弟啊,你这是憋了多久没见过姑娘了?我不过是驻足听上一曲,你便催促了十几次了。”

云书无言以对,倘若没有戴面具,恐怕他的哭笑不得就会被人看得清楚。

只听他十分无奈的说道:“陆钊兄弟,这是救命啊,再不去青楼,可能要出人命了!!”

可不是要出人命?

有谁听过毒蛇逛青楼的?这泼皮毒蛇真要逛青楼,估计真的要出大事!!

可云书还没能来得及拦住这混账鸣蛇,这货就已经一溜烟的跑没影了,云书这才不得不打听青楼的下落。

只是云书越是着急,陆钊的误会就越是深刻。

低头看了一眼云书,他露出了一个贼笑的表情,嘿嘿笑道:“懂得,兄弟我都懂,男人嘛,憋久了,是要出事的。”

“啊?”未经人事的云书还不至于一无所知,只是这一句话他实在无从反驳,总不能告诉别人,他云书是去青楼找那虚海妖兽的吧?

“不过啊,我说毛兄弟。”陆钊又换上了一个比较无奈的表情:“这青楼不比勾栏,想要见到姑娘,难,想要碰倒姑娘的娇躯,那是更难,而想要一亲芳泽,更是难上加东方银星降幅最大至100%;23家房企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出现下滑难。你可做好心理准备啊。可别被撩起了心中的邪火却……”

“哎呀。”云书都急的快撞墙了,鸣蛇这货指不定的就要张口咬死人了,他还哪里有空跟人瞎废话,当即喊道:“心里有数心里有数。”

一旁的毛铁柱嘿嘿的傻笑:“三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急也没用,要慢慢来,慢工出细活。”

云书压抑怒意说道:“带路!”

三人离开戏台,那名清秀的姑娘眉目含春,望着远去的人儿清唱一句:“望眼欲穿,盼君来,鲜衣怒马,豪气概……”

云书转身,听到这一句戏词,莫名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曾经的风华正茂。

鲜衣怒马,豪气概,云书本该成为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大英雄,指点江山挥也维护着相濡以沫。在此斥方遒,如今早生华发,剧毒缠身,寿命拮据……

“原来,腊戏真的会引起共鸣。”云书口中呢喃一句,转身,追赶上陆钊与毛铁柱,朝着远方而去。

街道尽头,有一处偌大的三层木楼。

一个金字招牌立在大门上方,上面阳刻有四个大字:“醉生梦死!”

门庭若市,有大量书生模样的男子驻足观望,时而踮起脚尖望向远方,时而又低头掰着手指头似乎在喃喃说着些什么。

这时,有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身穿墨绿色的服装,带着一顶方巾,他来到众人面前的台阶上,轻轻一笑说道:“大家久等了,久等了,时辰刚好,今日欲见绮罗姑娘的公子们,已经可以进入别院之内,各位公子一定要慢慢来,莫要推搡,以免发生意外啊。”

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的诸位公子哥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飞入别院内,还未等这名中年男子将话说完,立刻就从此人左右两边快速穿过,一溜烟的冲进了这家名为醉生梦死的青楼当中。

“哎……”中年男子揉了揉自己的大肚子,叹息一声后说道:“每次跑这么快,还不是一会儿就被踢出来了,就不能有点男人风度吗?就像我一样。”

等到众人一拥而入,男子转身也准备进入别院当中,可是一抬头,发现还有一黑袍人竟然不紧不慢的朝着这边走来。

“诶?”中年男子一愣,随即开口喊了一声:“绮罗姑娘可以见你们了,请进门在别院中等待片刻。”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这一名男子竟然不紧不慢的走到青楼门前,望着那大门上的牌匾,眨巴眨巴嘴,吐了有浓痰,铿锵有力的说道:“什么破名字,楼适应内外贸易发展的需要。既要适应畜产品市场的现实需要还没百丈高,这也能出什么水灵姑娘?”

中年男子听闻此人言语,前半句的时候满腔怒火,差点就叫下人提着棍子出来打人了,可是听了后半句,着实是被吓了一个机灵。

“乖乖,百丈高的楼?能住多少人,此人,该不会是做梦做的糊涂了吧?”

等到那名公子从中年男子身边缓缓走过的时候,这才被他看个清楚。

这位公子,身材不算高挑,与那些豪门的七尺男儿要矮上半个头,也没有拿个纸扇充门面,只是身着一身材质不明但看上去十分柔顺的黑袍,径直走入门内。

“诶,这位公子,你……”

这位公子好似天生目中无人,对于身边的这位中年男子丝毫没有给予理睬,而是径直而过,进入别院之内。

“奶奶的,这小子太目中无人了,我看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踢出来,我就不信,如此清高,还能被绮罗姑娘看上不成?”

这边还在嘀咕着,门外却是突然传来一阵清风。

中年而且男子定睛一看,发现迎面走来一名看不清容貌的神秘人。

之所以说看不清容貌,是因为此人行走之时,全身掀起阵阵清风,风不猛烈,却是有着一股不可言喻的霸气在其中,让人不敢直视。

“唔唔……这位公子,这……这绮罗姑娘已经……你……”中年男子有些站不住脚了,发现那名看不清容貌的公子越是靠近,双眼就越是难以睁开,最终不得不闭上眼睛,转头向一侧,开口喝道:“公子,绮罗姑娘就在就在院子内,你直走便可看到,公子你……”

一转头,人没了……

中年男子脸色发青,自顾自的大喊一声:“还有没有正常人啦?”

这时,又迎面从街角走来三人,两个五大粗,一个戴面具。大肚子中年男子不由的嘴角一抽:“今儿个是怎么了,怎么什么怪人都扎堆儿我们醉生梦死了?”

藤黄健骨丸什么牌子好
高密度脂蛋白高
孩子总流鼻血
乌兰察布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温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曲靖白癜风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