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战尊第八百章禁忌绝神搭配

2020年05月21日 • 中医诊断 • 阅读 1

极道战尊 第八百章禁忌绝神快要靠近那座山峰之时,辛气节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压力,这股压力不是来自身体,而是来自人的元神。灰色的雾气如光晕

极道战尊 第八百章禁忌绝神

快要靠近那座山峰之时,辛气节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压力,这股压力不是来自身体,而是来自人的元神。灰色的雾气如光晕般在涌动,缓缓的绽放而开,就像人走在星空中,忽然之间多出一道闪烁着淡淡光华的虚空之门般。

微微抬头看了看盘绕在山峰上的白色龙骨,辛气节仿佛听见了苍龙的咆哮之声,那是久远的咆哮之声,那是不甘心的咆哮之声,在他的脑海之中,久久不曾散去,回荡在整个世界。辛气节神色冷漠的摇了摇脑袋,将脑海中的杂念摇了出去,往前缓慢的踏出了一步,他知道这一步可能万劫不复,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可能让自己在也见不到这花花世界,成为阵法之中的一堆白骨。

为了友情他义无反顾的踏入了阵法之中,千变万化的阵法,可能有千万道的劫数,回想到修炼至今的种种,就像电影般在他脑海中回放,从最初修炼缓慢的沉重,到达后面的巅峰,视野逐渐的开阔,经历生死的劫数,无数命运交织出来的符号,才有了今日他的成就,任何一样东西都缺一不可。

任何一样东西要是缺少一的话,那么只怕他早就去幽冥世界报道了,也不会有今日的修为。

仿佛踏入了尘封许久的世界,淡淡的味道蔓延而开,那是沧桑古老的味道,仿佛有无数的丝黏在脸上般,让人觉得难受,用手摸出之时,却什么也没有,好像来到了虚幻世界。

不知道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还是无尽的世界,受那无尽的折磨,让人在这里生不如死。进入了这里,不可能在出去,除非你可以破除这禁忌大阵!要是连他都可以破阵的话,这里面不可能有那么多白骨。

莹莹白骨,缭绕着萤火般的光芒,踏在白骨上,白骨咔嚓作响,仿佛这条路是白骨堆积起来的路般。白骨铺成的道路的尽头,那里坐着一个青色裙袍的少女,少女将脸颊埋在双腿间,轻轻的在抽泣,娇柔的身躯在冷风下发抖,如墨的长发随风飘起,将这片灰暗的世界,勾勒成了一副清新淡雅的水墨画。

在这片黑暗的地方,遍地都是白骨,一个青色裙袍的少女,轻轻的在抽泣,这样的场面,还真是有些吓人。特别是冷风吹过之时,沿着骷髅头的嘴巴和耳孔中穿过之时,呜呜的响声,仿佛法螺之声般,在这片地方呜咽的席卷而开,听在人耳中凄厉而又阴冷。

哪怕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玄上露,在这样的鬼地方,还是觉得恐怖,还是觉得感到可怕,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向她靠近般,她不敢去看身后,甚怕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进入这里之后,全身空荡荡的,就像变成了普通人般。

早知道这里这么恐怖,哪怕是被境门门主所杀,她也不敢逃到这片恐怖的地方来。

忽然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拍她的肩膀,惊恐叫道:“各位大哥,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可不要找上我啊,我可是好人,我不是坏人,你们去找坏人吧。”

手掌再次拍着她的肩膀,她猛地一掌对着身后拍出,拍在对方的胸口上,对方捂着胸口道:“好痛啊,下手轻点好吗?”

听见这道声音之时,玄上露猛地扑了上去,扑入对方怀中,说道:“辛大哥,你终于来啦,我等你好久啦。”说着呜咽的哭泣起来,在这里她每日度日如年,知道辛气节为了救她,来到这么凶险的地方,她内心很是感动,眼泪沾湿了他的衣袍,红着眼睛看着他。

怀中的娇躯摸起来甚是舒服,就像触电般的感觉,淡淡的处女幽香味,弥漫在鼻尖,辛气节略微有些陶醉,双手抱在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上,就像握在柔软的东西上般,手感真好啊,笑吟吟道:“我们还是先破阵吧。”

玄上露脸颊微微发红,双脚站在了地面,哽咽道:“气节哥哥,你为了我才来这里的吗?”

辛气节笑着点头道:“我斩杀了境门八位长老,打听到你来到这里,没想到这里这么危险,先前那位前辈告诉我,这里的阵法叫做禁忌大阵,绞杀过不少比我还强许多的强者,我们脚下的白骨,可能就是这些强者的。”

玄上露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笑吟吟道:“有你在我的身边,哪怕是沧海桑田,哪怕是刀山火海,哪怕是最可怕的地狱,我都不会感到半点害怕。”

“有我在的话,不会有事的,你就在旁边看着吧,我来看看这阵法该如何将其破除。”辛气节目光随意的扫了扫,这片地方仿佛什么都没有,只有地面堆积起来的白骨,闪烁着萤火般的光芒。

玄上露看着辛气节的背影,内心甜蜜蜜的,这种感觉真是好啊,要是可以和辛大哥老死在这里,也比在外面独自一个人强。

“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去黑暗的下面看看。”辛气节看着白骨的尽头,或许下面才是阵法,对着玄上露笑着说道。

玄上露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掌,咬牙道:“我们一起下去吧。”

辛气节笑道:“你在这里等着吧,你下去不过是分我VANCL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的库房帆布鞋库存告急。 也了解到的心而已。”

玄上露红着眼睛点了点头,看着辛气节对着白骨的尽头之下而去。本来先前她准备下去,可是在下面感受到了危险,所以她便不敢下去了。

白骨的尽头之地黑漆漆的,辛气节踏过之时,仿佛掉入了深渊之中,跌落在了地面。

黑暗的世界,没有半点光亮,从空间石中取出一颗夜明珠,柔和有一外号 阿雄 的福清男子在福清地区走私麻黄碱等制毒物品。5月20日的光芒倾斜而开,照亮了黑暗的世界。

不远处一块黑色的石碑,如巨剑般插在地面,不知道插进去多深。那石碑十丈高,三丈多宽,布满了细密古怪的纹路,那纹路仿佛鸟一般,石碑的中间有着四个古老篆字:禁忌绝神。

神都要绝在这里,这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霸道啊。看着看着,辛气节就觉得脑袋昏沉起来,仿佛眼前有无数的黑色光晕在扩散般,脑海之中混混沌沌的,他便急忙摇了摇脑袋,那种昏沉沉的感觉消失不少,全身无力的坐倒在了地面。

来到葬龙地之后,他便觉得疲惫,没有丝毫的元气,就像普通人般,还有山岳般沉重的压力,怎能不让他感到虚脱啊?

“想来黑色石碑之后,就出品方代表宣布影片定档明年1月31日是禁忌大阵吧,进入其中之后,可能永远无法出来。”他在黑色石碑之前盘膝了许久,俄罗斯这一行动将会引起美国严重不安。因为阿根廷及其邻近的盟友委内瑞拉都与伊朗保持友好关系。俄罗斯在阿根廷建立军事基地和扩大其在西半球的存在对美国政府来说无疑是个极大的挑战这种感觉有些沉重,深深的呼吸起来,来到了这里,要是不进去,还不是得老死在这里。

在这片地方时间好像流失得特别快,他发觉自己好像苍老了十多岁般,只怕不出十年,他和玄上露就得老死在这个地方。

玄上露不知道何时也下来了,俏脸上布满了紧张,说道:“辛大哥,我们一起进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会害怕的。”说着,抱住了辛气节的后背。

辛气节觉得舒服极了,对方柔软的半球,压在自己的后背上,这种感觉说不出的美妙。脸颊有些发红起来,幸好这片地方比较黑,不然还真是有些丢人,毕竟第一次和玄上露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微微笑道:“上露妹妹,你就只管放心,在这里等着我,我会出来的。”

听见上露妹妹之时,玄上露惊恐的放开了双手,眼眶微微有些发红,泪水如珍珠般落下,哭喊的说道:“我不要当你妹妹,我要做你的女人,我之所以要加入圣武殿,也是为了你,我今天就要将自己交给你。”

辛气节心神剧震起来,见到少女褪下了青色的裙袍,露出里面黑白色的小衣,便大声道:“这么危险的地方,我需要更多的心思,我们两人的事情,只要我们离开这里,我就会考虑。”

玄上露脸上的笑容灿烂起来,眼睛微微的眯起,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梨花带雨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将衣袍穿了起来,声音甚是轻柔,听起来如清风拂过脸颊,舒服到了极点。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啊,你就在这里等我吧。”辛气节暗暗叹息,虽然欺骗了玄上露,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这里不知道是否可以出去,所用的精力都得用在破除阵法之上,答应玄上露也是权宜之计,在这里玄感境巅峰的强者,未必能出去,何况他不过玄感境初期。

玄上露看着他的背影,眼中有着甜蜜,说不出的愉快,向往着和他的甜蜜生活,日后一起坐在山顶上,看着青草被风吹得低下头去,看着吃草的羊儿,还有落在地平线上的日出,这种感觉只怕极好吧。

幸福往往很容易,幸福蔓延了玄上露的内心,仿佛潮水般占据了她的心灵,在没有了先前的半点恐惧,这种感觉真是奇妙美丽啊。

此时的辛气节,在他的眼中,那就是完美的男神,没有半点的瑕疵,就像脑残粉看见偶像,彻底变成了白痴,智商彻底变成了零般。

辛气节感受到少女火辣辣的目光,微微苦笑的摇了摇头,反正自己和他快要死在这里,何不给她一点甜蜜的念想呢。笑吟吟道:“你就在这里等着我,要是我可以破阵的话,那么到时我就考虑你,我可能破阵要很多年,你千万不要闯入阵法之中,免得我分心。”

玄上露欢快的点了点头,唇角的笑容甚是灿烂,她哪里知道辛气节不过是在安慰她,怕她闯入阵法之中,白白的被阵法绞杀成血沫,万一十多年之后,有人来破除了这道阵法呢,到时候她不可以出去了。

这是辛气节内心的想法,玄上露自然不会知道,辛气节挥了挥手,消失在了石碑之后。

鼻塞流鼻涕怎么治疗
廊坊男科医院咋样
武汉博仕医院孙平
脑梗塞问题
白带色黄选什么妇科经典药
惠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