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妖记 第一百一十章 丽人雅居

2020年03月31日 • 中医诊断 • 阅读 0

捉妖记 第一百一十章 丽人雅居第一百一十章丽人雅居屋里的灯光渐渐地亮了起来,随即一阵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一边还传来那个梦露犹如梦

捉妖记 第一百一十章 丽人雅居

第一百一十章丽人雅居

屋里的灯光渐渐地亮了起来,随即一阵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一边还传来那个梦露犹如梦呓般的声音:“爸,有贵客莅临,你也不着人来通知一声,这不是太怠慢人家了吗。”

王双说:“没事,我刚才不是说过吗,我们只是不速之客,怠慢是谈不上的。”

萧琰却不耐烦地说:“你就快点开门吧,你这样磨蹭那才叫怠慢!”他害怕这个梦露故意拖延时间,不知在里面搞什么鬼。

“哟哟,还有一个小男生呀。”屋内的声音竟然多了一份惊喜,“你不知道人家女孩子家家的,羞羞的哦,你总得让我穿几件衣服吧。”

萧琰脸一红,偏偏王双却是大声地说:“哦,梦露小姐,不好意思,我哥他一听说有美女,就猴急得不行,这不,半夜三更,也非要来见见你不可,我们没法子,只好请令尊带我们前来了。”

“……。”萧琰哭笑不得,只好来个此时无声胜有声了。

“呵呵,好说好说,小公子如此关心女孩子,那一定是个性情中人,半夜造访,也是五百年前修下来的缘分。”梦露淡淡地说,却难掩她心头的一缕喜悦。

“缘分!”萧琰王双一起说,不过,王双是警惕的语气,而萧琰却完全是疑问了,这个女孩子还未与自己谋面就妄言缘分,不知是何居心。

“是的,缘分。”随着梦露的这一声“缘分”,临窗小筑的门终于开了。

门里的灯光一下子泻了出来,五彩缤纷,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便出现在这变幻的光影里,让人有一种幻觉,是女神从天堂来到了人间。

刹时,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飘了出来。

这香味极其浓郁,像桂花,如月季,让人闻之沉醉。

王双盯着来人看了又看,只见这个梦露年方二八,正是豆蔻年华,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逼人的青春气息,她的脸莹白如玉,脸上的线条如描似画。王双最关注的还是她的那双眼睛,她的眼眸真的是水蓝色的,明媚而深邃,就像是浩瀚的大海一样,让人生出无数的想象空间。

可以这么说,王双仅仅看了一眼,她就被梦露的美给震惊了。

而萧琰从梦露刚一出现,他便沉浸在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种特殊的香味之中,因为梦露身上的香味和如玉身上那如兰似麝的香味太像了,而她的身影与如玉也是相差无几,那一瞬间,萧琰几乎就当是如玉出现了,“玉姨,玉姨——”

“玉……姨,你说什么?”太保却是一惊。

“哦,没,没什么。”萧琰一惊而醒,这里怎么有玉姨,他定下心神,再看梦露时,只见她虽然眉目如画,却让他没来由地生出一股排斥的心理。

偏偏这时候,不识相的海默尔却打量着萧琰问,“小伙子,我这梦露侄女还算耐看吧。”

萧琰还没来得及回答,王双便没好气地说:“耐看,比你们这两个老家伙耐看多了。”

梦露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飞快地在萧琰王双身上扫了几个来回,娇笑着对太保说:“爸,你快请我们尊敬的客人进屋里坐呀。”

“是,是。”太保如梦方醒,对萧王二人说:“两位贵客,请到小女屋中奉茶。”

萧琰王双在来到临窗小筑时,听梦露口口声声地称他们为贵客,便不好意思再明着挟制太保和博士,但是,萧琰却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一步不离地盯着太保。

王双大咧咧地说了声“好啊。”便迈步向里走去。萧琰暗中一拉太保,示意他跟上去,二人一前一后把他夹在中间,萧琰想,即使太保想使坏,自己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小屋在外面看着不大,可是进入里面,空间确实不小,四周的墙上镶着几排的琉璃灯,五彩闪烁,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靠近大门是一个茶几,茶几旁立着一个书橱,紧靠书橱的是一个衣柜,色彩都是淡粉色的,屋里其它也没有什么摆设,一切都是暖色调。

衣橱的里面是一个月亮形的小门,小门上挂着一条纯珍珠串成的帘子,想来是梦露的寝室了。

梦露甜甜地笑着对太保说:“爸,外面地方太小了,我带客人里屋坐吧。”

“哦,好的。”太保应了一声。

萧琰赶紧说:“我们就不进去了,还是回去要紧。”

“那怎么行,两位贵客深夜来访,总得让我奉上一杯茶吧。”梦露上前挽着王双,满脸都是动人的笑靥,让人感到可亲可近。“我这里有南朝最好的菜花茶,两位不想品尝一下吗?”

“菜花茶!”萧琰默念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菜花茶产于江南,正是遍地菜花流香的季节,所以茶农们才会称之为菜花茶,因为采摘菜花茶时,正值江南的雨季,所以晾晒起来极不方便,因此多有因为雨季绵绵而使茶叶霉烂的,后来,萧家的先辈便想办法开发出了一种烘焙的制作方法,才使得菜花茶逐渐流行开来。

由于菜花茶经过雨季的滋润,所以它的色泽远较其它茶叶鲜嫩,冲泡之下,色泽碧中透红,绿里泛红,叶片舒展,宛如菜花,饮之如品琼浆,这也是它得名的另一重要原因。

菜花茶入口清香宜人,饮之如品琼浆,越品越是余香扑鼻,故有茶中极品之称。历来都是大户人家招待贵宾之用。这时,梦露说有菜花茶,萧琰虽然奇怪,也是在意料之中。

倒是王双很是惊奇,这个基地不是与世隔绝了吗,怎么还会有上品的菜花茶呢,自己那怪物老爸虽然自称无事不能,但是他收藏的菜花茶也不是很多,由此可见这个基地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与世隔绝。

王双嫣然一笑,“早就听说过菜花茶是萧家的名牌茶叶,只是闻名已久,却没能品尝一二,既然姐姐相邀,盛情难却,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妹妹请。”梦露挽着王双就要走向里屋。

萧琰一惊,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埋伏啊!他看向太保和博士,却见二人神态自若,绝没有一点做贼心虚的样子,心想,会不会是自己太过神经质了。他也紧跟着王双走了进去,却将太保和博士二人甩在了身后。

里面的房门上是一个月亮的形壮,门上面绣着一幅鸳鸯戏水的图案,梦露在前面,轻轻一推,门便从中间打开,恰好把那一对戏水的鸳鸯分成了两半,萧琰心里一动,这画面放在门上,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呢,只是,他一时却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不合适。

月亮门刚一打开,萧琰立即惊呆了,他自小在南朝京师长大,虽然萧雷持家有道,拒绝奢靡,他品质高洁,居家一切从简,但是,萧琰还是不时和他母亲乌云其木格公主往来各大豪门,耳濡目染尽是富贵繁华,见得多了,他也就见怪不怪了。

然而,萧琰却没想到,梦露闺房中的奢华程度,远远地超过了他的想象。

屋里是一色的乔其绸缎织成的云锦,挂满四壁,门左边是一个梳妆台,一个足有一人高的镜子高耸在上面,镜子前面摆放着许多胭脂水粉,右边是一个锈花柜子,光看外表就让人感觉它一定非常地贵重,只是柜门关着,也不知里面是都是此什么。

紧靠里边是一张大床,足有两米多宽,床上摆放着几件花蕊羽绒被,上面的纹饰极尽浮华,让人浮想联翩。

整个内室,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宝贵温柔乡,让人一旦进入便流连忘返。

“屋里太寒碜了,还请妹妹多多见谅。”梦露轻声细语地说着,她好像是说给王双听的,但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王双笑笑,“姐姐的绣房当真让人艳羡,哈,真的好想在这里呆上一辈子,远离尘嚣,临窗白首,小筑今生!”

“呵呵,妹妹真是风雅人士,我这临窗小筑也是当年一位奇人所赠,可惜我只是一介粗人,远没有体会个中滋味,倒是辜负了这个雅号。”梦露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让人觉得她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就连萧琰此时也不由放松了一丝警惕,也许,太保真的是纯粹带他们来看看他的女儿梦露的吧。

梦露边说边搬了一个绣凳让王双和萧琰坐下,而他的爸爸和博士海默尔却没有得到她的礼遇,竟然被她搁在一边,好在这两个家伙却是神态自若,似乎固然如此,应该如此。

王双大刺刺地在梳妆台前坐下,萧琰却在她身后,看着镜中的王双,小脸在琉璃灯的映照下,灿若桃花,他在心里想,双儿真美!她是世上最美的女孩,谁也比不上她!

那一瞬间,萧琰忽然想起太保说他的女儿梦露比王双要漂亮得多,他不由斜眼看向梦露。

只见梦露从正打开锈花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个锦盒,自言自语地说:“这就是有名的菜花茶了,用我们这里的清泉水来冲沏,那是再好不过了,因为山泉清洌,而菜花茶温热补气,两者正好相辅相成。”她说着,又从柜子中取了两只青花瓷的杯子,“这杯子也是萧家商队带来的,我一直珍藏着,还是第一次用它来招待客人。”

说话间,茶炉上的茶已经开了,梦露娉娉婷婷地走过去,提了茶炉给王双斟满,“妹妹,你请慢用!”然后她又过来给萧琰斟上,“小英雄,请!”

梦露的脸一直凑到萧琰的身前,萧琰只觉一股浓郁的香气直刺鼻腔,差点没咳嗽起来,他赶紧运起盘龙功的心法,气息深聚在丹田内,才没有失态。他初见梦露,很是惊诧于她身上发出的那股香气,现在他却有点明白了,梦露身上的香味虽然很香,但绝对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后天加上去的,也许只是一种香料吧。

因为,如玉和王双身上的香味只有因为距离的远近而有浓淡之分,却绝不会有刺鼻的感觉。萧琰和如玉相处不过三天,但如玉那与生俱来的异香,却一直留在他的记忆中。而王双这几个月来与他朝夕相处,他对她身上那特有的香味更是了解,离着越近,那特殊的香味就越是让他心醉。而现在梦露身上的香味竟然让他有一种反感,这感觉很是奇怪,为什么会这样,他一时也是说不清道不明。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中所想,萧琰慢慢地端起了面前的青花瓷杯子,只见那些菜花茶已经泡开,像极了一朵朵小小的菜花在水中载沉载浮,“呀,这菜花茶竟然也是假的!”萧琰心里一愣,他从知事起,就知道了了萧家的菜花茶,当然知道真正的菜花茶是什么样子,真正的菜花茶因为烘焙的时间很长,所以它入水之后,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沏泡,才能舒展开来,它叶片完全展开后,只是略有一点像菜花而已,而决不是眼前杯子里这样,几乎是唯妙唯肖,这就说明,这茶叶不过是在刻意模仿菜花茶而已。

模仿,她为什么要模仿?萧琰心中不由升起了一层疑云,他再看梦露时,梦露也正在看向他,她的脸莹白如玉,但是,却好像没有一丝血色,是那种残白色,她的眼睛虽然深邃,但却更让人捉摸不透。

“呀,呀,不好,这个梦露一定不是一个寻常的人。”萧琰心里一动,他“腾”地站了起来,“双儿,我们快离开这里。”

“呀,呀,小英雄,你这是干嘛呀。”梦露轻笑一声,“不会是怕我吃了你吧。”她水蓝色的眼眸紧盯着萧琰,萧琰只觉她的眼中像是有一种奇特的味道——一种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去的感觉。

“我,我……”萧琰一时想不起该说什么,只好吱唔说:“夜深了,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去做,就不打扰小姐了。”

“小英雄,你没听说过‘春宵一刻值千金吗’,当此良宵,能与贵兄妹相遇,也是我们五百年前修来的缘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梦露又提到了“缘分”,这让萧琰一时竟然怅然若失。

第一百一十二章香居柔情上

糖尿病足的治疗玉林鸡骨草胶囊的功效秦皇岛癫痫病专科医院

重庆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患勃起功能障碍怎么治疗
维生素D滴剂是什么味道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